当前位置:魔尊楼小说网>仙侠小说>与校级妓的山谷野战> 与校级妓的山谷野战

与校级妓的山谷野战

我是传媒学院绘画专业的学生,每一届这个专业的学生都要有许多次野外写生的活动。我们这一届也一样,大学前两年中去了好多风景不错的地方。但是记忆最深刻的还是那次去崂山写生的经历。

这天,同学们背着画板和书包,从学校坐大巴到崂山北九水旅游风景区,正值七月,烈日高照。大巴上空调吹的好凉爽,一下大巴,炎炎的烈日晒的人睁不开眼。温度很高,空气也比较潮湿,让人浑身不自在。学校老师买好了票,一批一批的同学通过入口,又坐上了景点的班车。

汽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路边一米开外就是山沟,高低落差好几十米,坐在高高的车座上,看地有些头晕目眩的,索性不看了。享受着空调的吹拂,闭目养神,一路上坐车也有些累了,迷糊了一小会,车就到站了。下车,我们被安排在一个临街的旅店里,由于我们专业有100多人,旅店条件有限,一个房间八个人,上下铺。本来也考虑到了,又不是来度假,条件差点也就将就着吧。可是,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全专业的人都在一个旅馆里,这得旅馆又不是市区的大酒店,一栋二层小楼,内部许多小得房间,男生女生混合着住。当然不是男女住一个房间,但是房间都是连着的,我们宿舍斜对面就是女生的房间,厕所只有两个,一个在旅馆外面,另一个在旅馆里面,但是不分男女。本来艺术专业的女生夏天穿的衣服就比较暴露,天一热,能脱的都脱了,不能脱的也小得不可思议,这让一群身体强壮、欲火中烧的爷们怎么抗拒的了。

携下行李,身上快要散架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了上衣,到洗手间哗哗的洗了几把脸,话说这水是崂山的地下水,因为这里还在山脚,旅馆打了口井,洗刷就用井水,炎炎夏日,能用凉爽的井水洗洗脸,就算没有空调,也忍了。可是温度高,可以忍耐,下身燥热就难以忍受了。每次从房间里出来,都悄悄地瞟一眼女生地房间,有时候门是开着的,能看到里面女生穿着吊带,仰面躺在床上聊天、打牌或者玩手机。看不要紧,下面胀的好难受。艺术专业女生是出了名的会浪,不仅衣着放荡,最重要的是人长的没得说,个个花枝招展,身材也是足够劲爆,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每天在你眼前晃来晃去,是个男人都不能淡定啊。而且,据我所知,我们专业有几个女生是有主的,市里的有钱人有空就来学校找几个学生妹妹尝尝鲜,打打炮,寻找点生活的激情。

旅途劳顿,来到已是中午,下午天气太热,而且上山的话,天黑之前回不来,所以下午就在旅馆休整。中午美美的睡了一觉,梦中还和专业里一个炮友XXOO一番,醒来下面还胀胀的,撑地毯子高高的。我赶紧起身,发现房间的同学都出去了,外面一片吆喝声,我从床上向外望,原来是围着石桌,好几堆人在打牌。一个个美女和帅哥交错排列,这姑娘们穿的,外人一看还以为是小姐呢。可便宜了这群色狼,丰乳肥臀,左拥右簇,换作我被这么一群姑娘围着,我是不能淡定啊。正望着,感觉小弟弟又不安分了。

正好房间没人,我反锁了门,靠在床头,掏出了早已坚硬如铁的大棒棒。我边回味着今天一路上看到的美女,意淫着和专业里那么多美女做爱的画面,手中的鸡巴也很给力,挺着大大的龟头,一撅一撅的,我抓住龟头下面冠状沟处,不停的套弄,一滴一滴的润滑液随着我的力道,从马眼中吐出来,我用手指匀开,涂满整个大大的龟头。我幻想着每一次跟女人交欢的场景,幻想着阴茎进入每个姑娘下体的感觉,幻想着龟头被姑娘吮吸着的快感,套弄的越来越快。弄了一会,手都酸了,还没有要射得意思,女人玩多了,光靠意淫,想射出来还真不容易。我想了想,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台,窗台挺高,我站着只能看到我上身,我伏在窗台上,细细品味着打牌的每一个女生。手里也不闲着,看到漂亮姑娘,就狠命套弄几下。

要说在社会上混久了,想要玩点新鲜刺激的,有钱有功夫的主,还是劝你们回到校园。学校里的姑娘,不仅长的漂亮,又鲜又嫩,脸蛋不比专门卖得差,而且更清纯,喜欢老牛啃嫩草的更不用说了。并且学校里的姑娘比以往开放得多,尤其艺术院校什么的,各种技术也很可以。关键是有活力,更年轻,更会享受,跟他们玩玩,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好多。

在窗台上,一边偷窥美女,一边手淫,感觉有些刺激。那些姑娘们,不是超短裙就是超短裤,裙摆都到裆部了,一双双玉腿,圆圆润润,光滑诱人,有地小裙子,风一吹,裙摆随风拂动,可再怎么吹,也看不到裙底的风光。这设计衣服的真坑人,让女人穿上不走光,男同胞门想看又看不到,但它又是那么短,那么小,始终勾引你去看,好纠结啊,真想一把掀开那短短的裙子,把大鸡巴塞进去,让你们浪,干她们几炮,看你们还浪不。

突然,我看到树下那桌打牌的,其中一个男生悄悄地把手伸到了旁边那个女生的裙底,我揉了揉眼镜确认没看错。桌上打牌还在继续,那个男的也谈笑自若,手却在石桌底下搞小动作。那个女的穿的一条黑色的小短裙,一双白白的大腿十分诱人。她轻轻地靠在男生身上,看他打牌。手伸进去的那一刻,女的一个激灵,把他的手打掉了,瞪了那个男生一眼。那个男生一脸淫淫的坏笑,色色的望着那个女生,靠近她的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但是我听不到。接着,那只大手又向女生裙底进攻,可这次女生没有反抗,调整了下坐姿,让男生的手能伸的更深。

我看得热血沸腾,光天化日,这也太疯狂了,手里的鸡巴又硬了不少,使劲撸了几把,爽的大脑一片空白。继续巡视着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一个熟悉的脸蛋儿进入我的视野。

“丝丝,她怎么会在这?!”我心里嘀咕着。

我和她断绝联系一个多学期了,期间闹过一点矛盾,互相都不肯让步,本来也没什么感情,只是互相满足身体的需要,所以就断了。一个多学期了,再也没遇见她那么极品的女生。每次意淫,想到每次跟她性交,身体的反应最强烈。回想着每次进入她紧紧地花蕊,撞击着她丰满的屁股,都不能自已的一通狂射。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幻想着她就在我眼前,就蹲在我鸡巴前面,正在用红润的小嘴给我口交,一阵剧烈的抽动,一股滚烫的浓精喷射而出,我闭着眼,享受蚀骨的快感。是几秒后,我缓过神来。看着眼前,我不禁暗骂。原来积攒了许久的精液全射到雪白的墙面上,又随着重力作用,滑出了一条条瀑布。“这不丢死人了,这一道道的,太明显了啊。”我暗骂到。赶紧拿卫生纸擦了擦,一片湿湿的墙面散发着浓浓的腥味。

好在还是爽了一把,看着软软的小弟弟,心里盘算着怎么能再和丝丝交欢就好了,搞过不少女人,还是丝丝用的最舒服了。

转眼天黑了,吃过晚饭,我拨通了丝丝的电话。

“喂,妹妹”

“呵呵,哥哥怎么想起我来了?”

“好久没有联系了,当然是想你了呗。”

“最近怎么样啊,你是不是也在崂山这里呀?”

“最近还行吧,就是没有漂亮姑娘陪。我是在崂山啊,下午看到你在打牌,所以给你打电话。”

“只是因为看见我,才想给我打电话么?”

“当然啊,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我们专业的啊。”

“我陪我朋友来的,玩玩,放松放松。”

“哦,你有新伴儿了是吧。”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悻悻的问。

“什么呀,我陪我一姐们来得。宋雨涵,你们专业的。”

“哦哦哦,我认得她。”我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这雨涵也是出了名的爱沾花惹草、放荡不羁的主儿,要是把她俩双飞了,下半辈子在深山老庙里出家当和尚也无怨无悔了。”我心里想象着,雨涵曼妙的身姿和美丽的脸蛋儿浮现在我眼前。

“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啊。”电话里传来丝丝的娇嗔。

“哦,走神了,不好意思,呵呵。”

“想什么呢,你个小色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没有没有,这是来写生的,又不是度蜜月,我给你打电话也就是觉得好久没联系了,再有当初也是我的不好,伤了你的心。

“以前的事别提了吧,我也没怪你。”丝丝沉默了一会说到。

“那就好,心里一直有点愧疚,算了,不提了。”

“嗯,你在哪呢,我们出去走走吧,崂山的夜晚好迷人啊。”

“好啊,我在旅馆门口等你。”

挂了电话,我七手八脚的套上衣服短裤,穿着一双鞋拖就奔下楼去。这真是天赐良机啊,难道丝丝也有需要,还是只是走走,这黑灯瞎火、夜色茫茫的,不发生点什么,我还是爷们儿么。

心里意淫着,丝丝终于来了。

一头棕色长发,发梢卷卷的披在性感的锁骨和肩膀上,白色的小吊带托着挺挺的双乳,一条小短裙随风起舞,两条玉腿长长的,真诱人啊。

“傻站着干嘛啊,看呆了啊?!”丝丝笑着说。

“哦,没有没有,最近脑袋爱犯迷糊,嘿嘿。”

“得了吧你,你们这些色狼,还能瞒得过我?”

“我有那么坏么,走,去前面走走吧。”

说着,我们轻缓的走着,深山的夜晚很安静,没有城市的灯红酒绿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拂面的山风、叽叽喳喳的鸟叫还有嘀嘀咕咕的虫鸣。白天绿绿的山峰,现在只能看到黑蒙蒙的一片山体。四周好几座山峰,我们处于山脚,一个小盆地。路渐渐窄了,回头望去,发现离开旅馆好远了,灯光都依稀不见了。

我们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回忆从前的日子,感觉时光过得好快,转眼快要毕业了,几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说着说着,有些伤感,交往时间不长,我们之间谈不上爱情,但是心里有种淡淡的倾慕之情,只是一种朦胧的喜欢。

“呵呵,说这些干嘛,早着呢。”我说到。

“是嘛,其实你人不错的,只是我们之间不可能。做朋友好了。”

我清楚她这么说的原因,心里怜惜之情油然而生。我轻轻的揽她入怀。

丝丝顺从的偎依在我的怀里。

“叫我出来不会就是来谈这些伤感的东西的吧?”丝丝勾人的眼神调皮的望着我,语气也悄悄的转悲为喜,一副顽皮的样子。

“还是你了解我,上午在旅馆房间里射了一回,我们专业这些女生真叫人遭不住,太会浪了,看到你也在那,就想起以前我们翻云覆雨的情景,所以就想约你--”

“我就知道,你还是那么坏,哼!”死死娇嗔道。

我揽着她的胳膊稍稍紧了紧,丝丝也感受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下身的棒棒已经顶在了她翘翘的小屁股上。

“你瞧你,真没出息,让我帮你吧。”丝丝一脸坏笑。

她蹲下身子,熟练的解开我的短裤,褪到脚上,轻柔的翻开内裤,我的阴茎早已矗立起来。

丝丝凉凉的小手轻轻的握住它,上上下下的大量着。

“还是这么大哦,今天让它舒服舒服。”

丝丝勾魂的眼神盯着我,手中的硕大阳具缓缓地插进自己嘴中。只感觉一阵酥麻的暖暖的感觉,丝丝的香舌附在我的龟头上。

“哦--好舒服,舔舔它。”

丝丝的口技十分了得,多少次被她吹的一射再射。她动作很轻柔,好像一个婴儿在舔棒棒糖。硕大的龟头红的发紫,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香舌上上下下舔弄着,整个龟头被她的小嘴包裹的暖暖的,麻麻的。她的舌尖一会轻轻的钻龟头的马眼,一会摩擦下面的系带,一会又用嘴唇摩擦冠状沟,一阵阵刺激冲击我的大脑。

夜深了,周围一片黑暗,只有虫子叽叽的叫着。深山老林里,也不会有人来。

一阵阵山风吹来,吹的小弟弟凉凉的,又被丝丝的小嘴口交着,暖暖的,真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丝丝手握着粗大的鸡巴,头一伸一伸,让阴茎在口中进进出出,嘴唇紧紧地摩擦着阴茎表面,口中的舌头不时的钻弄马眼,摩擦硕大如蓬的龟头。

“咝--哦--真受不了你这张小嘴,把哥哥的魂儿都吸没了。”

“呵呵,舒服吗?一会也让我舒服舒服。”

我揉捏着她的乳房,摩挲着她的身体,丝丝喘息声渐渐大了,情欲也被我挑逗起来。

“来,哥哥把你干到月亮上去。”

丝丝狠命的在我龟头上吮了一口,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等不及了是吧,看我干死你。”

说着,一把拉起丝丝,让她弯下腰,扶住前面的树,我分开她的两腿,掀起她的短裙。

“我*,没穿内裤,你这小浪货,约我出来就没安好心啊。”

“人家早想要了,还是你的鸡巴干我干的爽哦。”

我一听,真要命,于是提枪上马。

我掰开她的臀肉,摸索着她的逼缝,一股黏黏的液体滴到我手上,原来已经淫水泛滥了,我用手指抠弄着她的小嘴,沾了一手指地爱液,又伸进她上面的小嘴,丝丝贪婪的吸吮着,舔吸着。

真是浪的可以,我挺动腰部,巨大的龟头撑开丝丝的阴户。

“哦--啊--再进来点--我要它--”

我继续用力,一寸寸的侵略着丝丝的下体,直到阴茎完完全全进入,我依然不抽动,抓住丝丝的娇躯,狠狠地推进,直到顶到她最深处。她屁股的肉紧紧地贴在我身上,软软的,我下身也感受到了她爱液的温暖。

“哦--好大--好深--啊--”

“爽吗?哥哥要了你的命。”

我感觉丝丝阴道里的肉紧紧地吸附在我阴茎上,好像一张小嘴在吮吸,好温暖。

我抽出来,又重复同样的动作。丝丝被彻底的激活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再也顾不上矜持,只求更猛烈地抽插。

我抓住她的屁股,下身不停抽送。屁股被我撞得一颤一颤,好舒服,好柔软。阴茎被阴道包裹着,暖暖的,一波一波的快感从交合处传向我的身体,也刺激丝丝的神经。

“啊--好舒服--我爱你--爱死你了--用力啊--”

丝丝的小短裙被我撸到腰上,上衣被我拉下来,露出丰满的乳房。一个美人,衣服被人扒下来,下身还和自己融合在一起,那种感觉别提有多刺激。

丝丝扶着树,上身弯下去,屁股被我抓住,猛烈地抽弄。

“啊--用力啊--哦--好大--好爽哦--”

我狠命的抽插,脑子里浮现出专业里其他那些美丽的姑娘。“穿的那么少,也就是让男的抽插方便吧,一群浪货,干他几百下,看你们还敢发骚不”,我心里邪恶的想象着。

“啊--用力啊--我要--我要嘛--”

丝丝大声地叫着,深入骨髓的快感冲击着丝丝的大脑,一波一波剧烈的刺激从她的花蕊当中传遍全身。对面就是一座小山,周围地势较低洼,丝丝的淫叫声被无限的放大,整个小山谷都充斥着“嗯嗯--啊啊--”的叫床声。

“嘘,小声点,别把狼引来。”我调侃她。

“啊--爽死人家了,哦--你就是--就是条狼--”

“哈哈,也是,那我就吃掉你个小荡妇。”

“快,我要你,啊--我要你干--干我--”

丝丝阴道里的小嘴狠狠地吸吮我的龟头,本来从后面插进去快感就很强烈,好几次差点射进去,我分散分散注意力,环顾周围的环境,茂盛的草丛,浓密的树丛,有条蛇什么的还是挺危险的。

继续抽弄了几十下,丝丝高潮了,一阵阵抖动传来,丝丝身体收缩着,抽搐着,一下下的侵略直达她的花蕊,舒服的她忘乎所以的大叫。娇躯不停向后顶,迎合着我的抽插,阴道内淫水泛滥,片刻之后,丝丝高潮已过,瘫软的身子被我扶住,全身如同烂泥一般酥软。

我看了下表,我们出来都两个小时了,同学会不会出来找我们呢,想到这里,下身加大了抽送的力度。赶紧结束吧,精液涨满了,要喷射了。

我狠命的抽插,上午射了一次,现在再做,耐久度确实比较好,猛烈地抽插直爽的丝丝娇声呼救。

“啊--救命--用力啊--我是你的人了--啊--快啊--”

“骚货,哥哥给你射到天上去。”

一股暖流涌入尿道,我没有再去忍耐,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入丝丝阴道,只觉得里面轻轻地抖动着,好温暖。

“啊--好烫--你射了吗--哦--”

“是啊,哥哥的精液好喝么?”

我继续抽送了几下,混合着精液和爱液,阴道内润滑无比,滚烫滚烫的,好像着了火一样。

我抽出阴茎,一股精液顺着丝丝的小嘴流了出来。

“呀,你带纸了吗?”丝丝娇呼。

“没啊,出来的急,什么都没拿。”

“快快,都流到腿上了,怎么弄啊?真坏你,非要给人射进去。”

我抓起丝丝的玉手,五指并拢,接在小逼逼下面,我用手指掰开丝丝的小逼,一股液体流了出来,我抚摸着丝丝的阴部,直到精液流的干干净净。丝丝的手掌里接了一小堆精液,她伸手要抹在树上,被我一把拦住。

“不想尝尝么,可鲜了。”

“你不使坏能死吗?讨厌。”

说着甩在了地上,我悻悻的提起裤子。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还在回味着刚才一番激战,小弟弟好久没开荤了,今天终于吃了顿人肉大餐,别提多爽了,有这样的美人陪伴,死了也值了。

“哥哥,你那玩意好厉害啊,比以前还厉害哦。”

“废话,憋了好几个月,每天都要胀爆了。”

“呵呵,明天我们一起去爬山吧,这里景色好美呢。”

“好啊,求之不得呢,不过你累了别叫我背你啊。”

“哼,人家今晚伺候你那么爽,你也不背着人家。”

“好吧,小心肝儿。”

说着,她跳到我背上,环着我的脖子。我手伸到后面,拖住她的屁股,偷偷地摸了一下她的花丛。

“讨厌,再使坏以后不跟你做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