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魔尊楼小说网>网游竞技>颤栗之旅> 第一百四十四章 石井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四十四章 石井

现在是死鸭子上架硬着头皮上吧,讲心里话,既然干倒斗这行当,就得胆子大,胆子大了才能发横财。虽然我内心不止一次告诫自己不要害怕,可看到满地和堆积墙上的众多骷髅头骨、以及眼前那口下至“地狱深渊”的四方石井,一股寒意不知不觉由脚底直升脑门。

喀嚓喀嚓……我们众人迈步朝石井靠近,脚底踩在沉睡千年之久的骷髅头骨上行走,但凡走过之处,脚下骷髅头骨皆被踩成粉末,并扬起与我们膝盖同等高度的骨灰。门殿内死寂无声,只听得我们脚下踩碎头骨声响,回荡整座殿内不绝于耳。

我和周大海长这么大,从没像今天如此走路格外小心翼翼,并且每走一步心均会咯噔跳一下,生怕打扰了喇嘛高僧的睡眠,他们会死而复生来找我俩算账。反正我和周大海总感觉,脚下会忽然伸出阴森手骨来抓我俩的腿肚子。

当我们众人步履薄冰似的走近那口四方石井时,就看到一根落满灰尘的绳索绑在一角雕有狮子的井沿柱头上,应该就是八年前许总和宋老他们随师父龙祥泰下井留下的吧。石井周围布满死人骨头,现场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周大海干咽了口吐沫,打着强光手电筒往石井里一照,大概只能照亮十几米左右,再往深处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犹如传说中的“无底洞”。

我打手电光照着绑在井柱上的绳索,不由问道:“许总、宋老,这条绳索是不是八年前你们那帮人留下的?”

许总点头回应:“不错,想不到这条绳索居然还在。”

宋老叹答:“唉……八年呐,想当年我们几个幸存者就是靠着这条绳索爬出井口才逃了出来。想不到八年后又相见,它依旧绑在原位,似乎在等着我和许总的归来……。”

虽然绑在井柱上的绳索已经时隔八年之久,我用手试探性地扯了几下,感觉还挺结实。在试过了绳索之后,我用手电光观察眼下这口石井的构造,发现井口呈正方,长宽均为四米,石井四角柱头上分别雕有狮、龙、象、鹰,似乎寓意有关神兽。

狮子作势欲扑、飞龙腾云驾雾、大象高扬象鼻、雄鹰展翅高飞,其四柱头的石雕工艺惟妙惟肖,看上去感觉像活过来一般,不得不佩服古人精湛的石匠手艺。待观赏完井沿四角石雕后,我持手电光往井里一照,见石井很深,甚至十几米深处似乎有层黑雾吞噬亮光,以至于强光手电筒的照明光线到此为止。既然看不清井底情况,我也就不去纠结这个问题,索性用手电光向井内四壁照去,就见井壁为岩体,并且被古匠们打磨的十分光滑,就算是猿猴也未必攀登得上。

光从山体内凿挖宫殿大的空间,放在古代已经是相当大的工程,并且还要将大量被凿碎的岩石从里面往外运输出去,同样也是个不小工程。可眼下我就好奇这口很深的四方石井到底起个什么作用?如果单论通过吊篮将碎石料运出井口来说,这石井凿得也未免太深了点,别说吊起大件碎石,换作一筐小碎石子从井底慢慢拉出井外,估摸着费老半天劲。

经不住心头的好奇,我不由地脱口而出:“古人咋把石井挖得那么深,它到底起个啥子作用……?”

听到我的疑问,宋老随即答复:“其实古人把石井挖那么深,主要是防止里面一个人?”

“谁?”我和周大海不约而同地诧异问道。

“就是里面躺着的那位魔国公主。”宋老回说。

周大海惊讶道:“我靠……魔国公主不是自杀身亡了吗,而她的魂魄也被文成公主给镇住了,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宋老回答:“之所以文成公主为了不让魔国公主魂魄出窍,才下令不得破坏魔国公主的肉身,并将她冷藏在极寒之地,怕得就是魔国公主法力高深会死而复生,所以修建了这一口很深的石井,防止她逃脱。退一万讲,即便魔界公主真能死而复生,还是魔国余党想把装载魔国公主的冰棺弄出去,光这口很深的石井就是一道十分难越的难题。”

当从宋老嘴里听到魔国公主竟然能死而复生,我和周大海顿时脊背传来一阵寒意,甚至周大海脸显难以置信的表情,说:“啥?那魔国公主还有可能活过来!我滴个妈呀,难道是要诈尸的节奏!?”

宋老怕把我和周大海吓到,故摆了摆手,淡淡地回道:“不必惊慌,关于魔国公主死而复生的传说,只不过是师父龙祥泰从那张通往魔女宫的路线图上相关记载中翻译得知。假如魔国公主真能从冰棺里死而复生,八年前,我和许总早就一睹真容,哪能活着逃出来,还站在你俩面前说话?”

听完宋老解释,我和周大海方才心里舒了口气,虽说干倒斗的专跟死人打交道,胆子都比平常人大,可真要闹起传说中的诈尸,料想换作胆子再大的人,倘若不幸遇上僵尸复生,他心里也会颤三颤。门殿内,气氛阴森可怖,刚才我们扯话已经磨叽了些许时间,许总为赶时间便二话不多说,从脱下自己的背包里取出绳索,并将绳头牢牢地绑在井柱象雕上,而另一头则顺势投放入深井里。

虽说那八年前留下的绳索迄今为止还算结实,可毕竟有些年头,为了安全起见,许总使用带来的新绳索下井,觉得更保险些。废话不多说,待一切准备妥当,许总率先抓紧绳索缓缓深入井内,紧接着就是宋老和我。按照倒斗常规,墓道口至少会留下一个人,负责接应里边的人,而周大海刚才听宋老把魔女说得如此恐怖,居然有可能会诈尸,当即心里打起个鼓,欲想留在井口负责接应,但话尚未出口,观看四周,无论墙上还是脚下皆乃成堆的骷髅头骨,令周大海脊背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于是决定与我们一起冒险下井,他可不敢一个人留守井口,因为现场气氛实在太阴森诡异,就感觉无数黑洞洞的目光在注视着你,令人不寒而栗。

井壁石岩打磨的平整光滑,好在我们的登山靴也不是吃素的,连溜滑冰面都能上的靴子,岂怕光滑的岩壁!?将强光手电筒绑在腰间,我们几个小心翼翼地顺着绳索缓缓直下,好在石井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般深,花了大概不到七、八分钟的时间,我们几个终于下至井底。

待我接应最后一位下井的周大海落地后,我便取下绑在腰间的强光手电筒四处打量,只见井底除了角落堆放几根零散的人骨外,另设有一道半开的石门。

井底异常黑暗,以至于我们手里的强光手电筒仅能照清三米之内的范围,再远就好像被黑暗吞噬一般变得黯淡无光。当我们四人手电光线全集中在那扇半开的石门之后,隐约可见有缕缕薄雾从石门内飘散而出,使得周大海咽了口干涩的吐沫,喃喃道:“这扇门莫非就是……通向女邪神冰棺的入口?”

周大海的话声并不是很大,可在幽深井底内产生响亮的回音,让人听上去很不舒服。许总皱了下眉头,不敢打扰里面女邪神的“美梦”,特意压低声音地点头言道:“不错,真正的危险就在里面……虽然里面没有多少机关陷阱,可里面看不见、摸不着的凶险比机关陷阱更危险。呆会大家进去之后,提高警惕,切勿走散,稍有差池的话,估计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许总的话可把我和周大海吓得不轻,按理说,许总和宋老也算倒斗界的老手,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当下我偷瞄了许总和宋老的神情如临大敌,分外紧张,看上去不像开玩笑。

“舅……到底里面有啥凶险,这么厉害?”周大海不禁低声问道。

“怎么讲呢……如果是机关陷阱,属于看得见摸得着,倒有法子去预防和破解;至于未知的凶险,则属于既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潜伏危险,它有可能随时出现在你不经意间,所以一旦进入里面,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随机应变,到时我会提前通知你和阮良元。”许总谨慎地回道。

听完许总所述,我借助手电光线接着仔细打量眼前半开的石门,发现石门上不仅刻满古藏经文,甚至贴了许多发黄陈旧的符纸。虽说看不懂石门上雕刻的古藏经文和那些黄纸上用朱砂描绘的蝌蚪字符咒,但凡有点常识的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一扇石门上如果贴满了符纸,料想那些符咒不是啥赐福祝语,相反则归于禁忌之类,不是啥好征兆。不过像诸如此类的禁忌,对于好奇心很强的人而言,反而适得其反,越发勾起好奇之人的兴趣。至于眼前这扇贴满禁忌符纸的石门为什么被打开,可想而知乃八年前许总和宋老的师父龙祥泰所为,正因为龙祥泰禁不住窥视里面的财宝之心,所以率众打开了石门入内,导致龙祥泰本人给女邪神做了陪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